• Menu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海外新藥物 >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可治療有KRAS p.G12C突變的肺癌患者嗎?
    時間:2021-09-11
    點擊數:
    來源:本站原創

      肺癌和結直腸癌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原因和這兩個癌腫常見的基因突變KRAS有關,既往研究表明存在此突變的癌癥患者,預后較差。RAS癌基因家族最初是通過大鼠致肉瘤逆轉錄病毒的研究發現,其中KRAS、NRAS和HRAS各代表不同的人類同源基因。

      其中KRAS突變,在實體瘤中陽性率最高,也是非小細胞肺癌中非常重要的突變類型,KRAS檢出率約為20%,但臨床上尚無針對KRAS上市的靶向藥。而肺癌最常見的EGFR抑制劑,對存在KRAS突變的患者原發耐藥,療效不佳,因此KRAS長期被視為非常難治的突變類型。這么多年過去了,一直沒有針對KRAS突變的靶向藥物誕生,直到最近幾年,終于有了久違的曙光。

      最近KRAS靶向藥AMG510(Sotorasib)在各大學術會議上閃亮登場,已經登頂權威的醫學雜志《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根據已經公布的I/II期臨床試驗數據,該藥物治療KRAS突變的肺癌等實體瘤,客觀緩解率在30%-50%,疾病控制率高達90%以上。

      Sotorasib藥物介紹

      藥品名:Sotorasib

      商品名:Lumakras

      其他藥名:AMG510

      研發方:安進(Amgen)

      肺癌是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也是我國高發病率的癌癥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布的全球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新發癌癥病例1929萬例,我國新發癌癥457萬人,占全球總病例數的23.7%,其中肺癌以82萬的新發病例數占我國新發癌癥首位。

      從病理和治療角度,肺癌分為非小細胞肺癌(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NSCLC)和小細胞肺癌(Small Cell Lung Cancer,SCLC)兩大類,其中非小細胞肺癌約占80%-85%。非小細胞肺癌患病群體基數大且增長快。受非小細胞肺癌患病群體數量增加及診斷行業快速發展等因素影響,我國非小細胞肺癌藥物市場規模預計到2024年將達822.4億元。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在一項1期研究中對攜帶KRAS p.G12C突變的晚期實體瘤患者顯示出抗癌活性,而且對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亞組的抗癌活性尤其有前景。在單組2期試驗中,科研人員研究了口服索托拉西布(每日一次,每次960 mg)對接受過標準治療的KRAS p.G12C突變晚期NSCLC患者的抗癌活性。主要終點是經獨立集中審核后確定的客觀緩解(完全或部分緩解)。關鍵次要終點包括緩解持續時間、疾病控制(定義為完全緩解、部分緩解或疾病穩定)、無進展生存期、總生存期和安全性。本試驗評估了探索性生物標志物與索托拉西布應答情況之間的關聯。

      在本試驗納入的126例患者中,大多數(81.0%)既往接受過鉑類化療及程序性死亡受體1(PD-1)或程序性死亡受體配體1(PD-L1)抑制劑治療。根據集中審核結果,124例患者在基線時有可測量病變,并進行了應答情況評估。本試驗觀察到46例患者達到客觀緩解,其中4例(3.2%)完全緩解,42例(33.9%)部分緩解。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11.1個月,100例患者達到疾病控制。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6.8個月,中位總生存期為12.5個月。126例患者中有88例發生了與治療相關的不良事件,其中25例發生了3級事件,1例發生了4級事件。本試驗在根據PD-L1表達、腫瘤突變負荷及STK11、KEAP1或TP53共現突變定義的亞組中觀察到緩解。

      在此項2期試驗中,索托拉西布使既往接受過治療的KRAS p.G12C突變NSCLC患者在臨床上持久獲益,且無新的安全信號。

      研究發現25%~30%的非鱗狀細胞NSCLC有Kirsten大鼠肉瘤病毒致癌基因同源物(KRAS)激活突變,這是NSCLC中最普遍的基因組驅動事件。KRAS突變NSCLC構成了具有分子學多樣化和臨床異質性的人群,標準治療方案的臨床益處有限。在所有KRAS突變中,KRAS p.G12C單核苷酸變異是NSCLC中最常見的變異,肺腺癌的這一突變攜帶率約為13%。

     

      KRAS蛋白是鳥苷三磷酸酶(GTP酶),它受到細胞外刺激時,可在活性鳥苷三磷酸(GTP)結合態和非活性鳥苷二磷酸(GDP)結合態之間循環,以此發揮分子開關的作用。KRAS p.G12C突變有利于KRAS的活性形式,導致與GTP結合的KRAS濃度異常高,造成下游致癌通路過度激活和細胞生長失控。KRAS對GTP的親和力在皮摩爾級,GTP的細胞內濃度高,而且與GTP結合的KRAS缺乏結合口袋(binding pocket)(這將導致直接KRAS靶向療法失?。?,這些使人們長期認為突變KRAS不可能成為治療靶點。這一觀點持續了近40年,直至結構和機制方面的數項突破性研究為共價和選擇性KRASG12C抑制劑的臨床開發奠定了概念基礎。

     

     

     

     

    最新文章介紹

    拉羅替尼(Larotretinib)中文版說明書

    曲美替尼是處方藥嗎?曲美替尼哪里能買到?

    卡博替尼效果怎么樣,卡博替尼哪里能買到?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可治療有KRAS p.G12C突變的肺癌患者嗎?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治療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有效嗎?

     

     

    Tags: AMG510  sotorasib 

    正在播放三黑人无码3p